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社区

【欢喜佛】(1-4)

草莓视频微性APPA头条樱桃原创视频日女高清AV快播福利视频流畅AV视频抖阴短视频福利短视频抖阴国际陌陌小视频成人抖音成人短视频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欢喜佛

  作者:shinstar2009/ 09/ 17首发於:春满四合院

  ***********************************

  未满18岁请勿阅读。

  ***********************************
陌陌小视频APP,新品福利短视频APP,免费现在安装


[ 本帖最后由 梦落星辰 于 2009-9-23 13:26 编辑 ]太扯了点吧。 被强X之后就算再快感。一点铺垫都没有。心理描写也没有。
打个电话过来就会去白送上门。而且被控制的女孩什么的。也没说有照片什么的。
就跟着当妓女。 女孩的家人都死光了?其实,换个角度想,有好多女人或女孩,都在意淫中想像过自己被别人强奸了,也很正常,好多正统的女人,你是没给他那个机会和土壤,如果有,还不一定会是什么结果呢!
我有一个邻居,我小时,认为他长的比较漂亮,为人也很大方,行为举止都没得说,是一个比较有亲和力的人!也是一个让人在心里觉得侵犯她都有罪的人!但是85年后,她的老公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下海了,有钱以后,开始有别的女人了,好久不回家,回家后,也是无休止的吵闹,后来,就分开了,可是,不久后,听邻居说,他和一个16岁左右的小孩传出了绯闻,让人堵到屋里,那个孩子的妈妈给她这顿打呀!还把她扒光了,让邻居们骂她“破鞋“,她都无所谓!知道这事后,让我伤心好久,心中的女神就这样消失了!很伤感!长大后,才知道,那时,她的心已经死了!后来,听说她到广州那边去做生意了,这边的工作也都不要了!咳!一个女人多不容易呀!祝她幸福吧!也祝天下的女人都有一个好的归宿!剧情太俗套了没社嘛新意,来点刺激的吧。还凑合剧情太俗套了,搞一次就送货上门,太假了吧这女人太可怕了啊
呵呵
要是有这样的女人只能做爱不能爱啊欢喜佛末。。看来猪脚还没出场喃
快更把,坐等好像也太快了点吧,也许天生就是淫荡女人吧。虽然剧情进行的快了点,但是还是很期待所谓的“师父”出场欢喜佛(4)

**********************************************************************
首次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未满18岁请勿阅读,纯属虚构。

                       shinstar      2009/09/22

**********************************************************************

  我睡了很久,第二天醒来时已过中午,醒来时感到腰酸背痛,几乎站不起来
。不知何时昨天负责照顾我的姊姊已经在房里,她一面扶我起床一面说:「师父
让我们得到极乐,而我们要无怨无悔贡献自己的阴精回报师父,知道吗?」我一
开始昏昏沉沉,胡乱应承她说好。但盥洗时头脑逐渐从昨晚高潮的余韵中苏醒,
心里想:「妳们是有毛病吗?被他干很爽跟一辈子要当他工具奴隶是两回事吧?
看来一定要想办法从这奇怪的地方脱身」

  这一天接下来的行程都是一些奇怪的课程,除了宣布住在这边的生活常规(
其实刚来的人似乎还不受太多限制,只是规定不得着衣,但还没硬性到把衣服全
都收走)以外主旨不脱要女孩们以师父为宇宙的核心之类。对于已经有点知道他
们底细的我当然没啥用处。但其它几位一同被带来的女孩不知是不是被干昏头了
(有一两个才被搞一晚好像已经吃不消了,走也走不稳,还有黑眼圈,没多久人
就不见了),好像都照单全收,(那个眼神让我想到那些电视讲甚么就信甚么的
同学)互相间的对话在众多耳目的监视之下也不太多,只知道有的是被强奸后带
来,有的是被「男朋友」带来。

  这天晚上,照例老人又先去别的女孩那边,有的人叫声沙哑;有的人甜美婉
转(其实我到了这几天才知道女孩的娇喘可以有这么多种变化),但共通点是最
后都是高潮后的无声喘息,说实在的,听完这些声音后如果我不是被这样带来的
话,说我不会想要是骗人的。等到老人出现在我房间时,我本想消极抵抗,但转
念一想:「昨晚任他摆布强忍的结果是被下药,如果我主动一点或许可以躲过被
下药的命运吧」便马上跪在老人的巨棒前,甜甜的说:「主人,我等你好久了,
让我帮你清理一下吧」然后便手口并用,把这根还沾有其它女孩酸咸淫水的肉棒
从前端到根部都清理的干干净净,连长满毛发的阴囊也仔细清理,再也没有白色
的痕迹。这时我看到老人那鼓胀的会阴,也很好奇的爱抚(其实我也想好好观察
我的对手到底有何过人之处),除了发现射精时会收缩的肌肉好像比一般人强壮
外也没有特异之处,直到我舔上了老人的肛门(那时我真的自觉很像句践)并用
手指压了几下,带点玩心想要插入时,老人突然把我推开,这时我看到肉棒尖端
的马眼滴出了一滴透明黏液,我连忙用嘴巴接住吞下去,还给老人我最甜的笑容
。但心里终于明白,他也是人,也会有感觉,只是从没有人挑战他而已,我下定
决心即使走不出这间屋子,至少我也要让老人射出。

  这个晚上老人狂风暴雨似的进出我的身体,不管是传教士还是狗爬式,似乎
我刚才的一番工作打开他征服欲的闸门。那根铁棒无止尽地不断进出,当然也让
我高潮连连,我从不知道我的声音可以这样淫媚。这时我也忘记了他是强奸监禁
我的主谋者,忘记了他是要利用我的身体的邪教教主,两人只是男人与女人,好
像他是我亲爱的男朋友一样:我要让他带我上天堂,我也想让他上天堂。我不知
我泄了多少阴精给他,也不想知道,只想要不间断的高潮。

  过了好久,或许是老人累了,他离开我的身体开始盘坐调匀呼吸,说:「阿
铭跟阿财说的没错,妳很有天份」这时我有点失望,希望他不要离开我的身体。
不由自主的缠上老人,自己主动把小穴套上老人的大肉棒,按照之前被调教的方
式,上上下下地摇晃屁股,小穴也随着自己上下的节奏一张一缩,还主动吻上老
人的嘴唇,想跟他喇舌。这时老人微笑说:「难怪看他们两个消耗很大的样子,
看来要靠我来整治妳了」一面抱住我跟我甜蜜的接吻,一面施展他那阴茎吸水的
功夫。

  这当然弄得我淫水泉涌,但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练舞时老师教过的一个动作
,叫Egyptian Shimmy ,就是让上半身不动,而大腿快速交互摆动,那时全班包
括老师都很惊讶我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那动作练得那么好。老师还边教边对全
班开玩笑说:「练会了这个的女生男朋友或老公会很幸福喔」让我们一群女生笑
的很灿烂。这时我突然懂了老师那时说的话,于是我开始一个八拍一个八拍配合
套弄的节奏做这舞蹈动作,一开始不太顺,很快的就上手了。不久我就发现能这
样让G点与龟头快速摩擦能够让我自己的快感更上一层,也许对方也会吧,我这
么一厢情愿的想着。恍惚间我突然感觉到身下的肉棒传来阵阵脉动,不久就有一
股似乎无穷无尽又强劲的热流烫得我全身发抖,而老人则胀红了脸,不住的喘气
说:「算了,我几十年的修为败在妳这小淫娃上,今天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我不想再忍了」

  或许就像老人自己说的,他已数十年没射精,储备的精液量非常惊人,刚才
射精的量已经是又浓又多,多到我小穴都装不下,边射边流。但射完精后阴茎竟
未软下,立刻拔出来往我紧窄的肛门里钻,或许是我们两人泄出的润滑够多,加
上已经被开发过,很轻易的就插入肛门。我从来不知道那种想排泄却又排不出去
的感觉加上对阴蒂的爱抚也可以令女人高潮,甚至还比插阴道更加的强烈,难怪
被称为第二欢乐之门,之前屁眼被开苞时我只有感觉到痛而已;老人在我肛门内
射精后马上拔出,不管上面是否带有排泄物,就要我再度为他用嘴清理,我强忍
臭味照办,口爆以后还要我吞下去。即使这是连续第三次的射精,那精液量还是
比一般男人多,外加带有果冻状的黏液。说也奇怪,似乎随着老人的射出,他鼓
胀的会阴也逐渐消下去。

  老人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一个洞换过一个洞,让我全身上下无处不是白色的
黏液,每当精液再次打在我的身上,都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我几乎以为我已经
爱上老人了。直到老人的精液最后一次打在我的子宫时,他突然倒在地上一动也
不动,还停留在快感中的我一开始只是想开口抱怨老人怎么又离开了,勉强睁开
几乎被黏住的眼睛后才发现异状。我小心翼翼的去摸他,发现已经没有脉搏了。
这让我吓了一大跳,立刻从高潮中醒来,盘算了一下,万一天亮被大家发现老人
死在我的床上该怎么办?想到这我也顾不得全身上下都还是精液,趁天还没亮大
家应该都在睡觉(那些男弟子回来这边时似乎可以随意找女侍陪睡,我想应该都
很累吧),赶快把收起来的衣服穿上,蹑手蹑脚的逃出了那栋别墅。

  到了天亮我终于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搭上登山客的便车回家,身上精液的腥臭
一直挥之不去,深怕同车的人问起,幸好最后只是我穷紧张。回到家以后我赶快
把手机号码之类一切能让阿财他们找到我的东西都换掉,好久不敢单独搭出租车
,其它该吃的药该做的检查当然也没少。说也奇怪,不知是否是吸收了老人的精
华,每个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皮肤变好人更美了,身高又长了好几公分破了170
,胸部也一直长大让我一个月得买好几次内衣,最后终于停在E罩杯不动,不然
不但会买内衣买到破产,恐怕得要去作缩胸手术了。

  这些改变当然让我的追求者多出很多,但我不再相信男人,一直不愿意把心
交出来;想说找个炮友只满足我小穴被养大的胃口就好时,也根本找不到能满足
我的男人,甚至还曾经去酒店兼差希望能满足性欲,但都是徒劳无功。直到有一
天遇到一个从小练太极拳学中医的大哥,竟然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他就是能
随心所欲控制自己是否要射精,从技巧也好肉棒的本钱也好都让我毫无招架之力
。我才对他打开心防(正确的说,是被一次次高潮冲开的),不过绝对只嘴硬的
承认他是「炮友」而已。终于有一天我向他坦白这段荒唐的事迹,他听完解释说
:「损人利己的邪法当然有破功的一天,妳没有恐惧又已经知道他们的底细,当
然遇到妳就破功了」我又问到:「那你怎么都能不破功?」他大笑说:「妳那些
小猴戏只对坏人有效,怎逃的出我的手掌心」让我脸颊一阵热,感觉到似乎我的
一切都早就被看穿了。

  至于其它的女孩跟那整个集团到底怎么了,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有一次去剪
头发时竟是小萍来为我服务,两人都恍如隔世。看着她为我服务的手,一直让我
想起当初她怎么欺负我的。后来变好朋友以后,有一天我偷偷带了一些跳蛋双头
龙之类的道具,跑去她家把她绑起来玩了她一整天,从此让她从姊妹淘变成我「
最要好的姊妹淘」,谁叫她那时要欺负我,你说对吧?


[ 本帖最后由 残阳 于 2009-9-23 20:54 编辑 ]
  • <<
  • <
  • 2
  • 3
  • 4
  • 5
  • >
  • >>